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和嫂子同床
和嫂子同床

和嫂子同床

我的文丽嫂子长相谈不上特别的漂亮,但也说不出任何缺点,看起来很端庄大气,感觉凡是女人长得丰满又有形的都有这种气质,如那个时期十分着名的宋祖英张也李秀明等演员就是这样,文丽嫂子也有那样一种气质,这在农村是十分罕见的,初次见到她时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种感觉,嫂子面善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更感亲切,虽然生在乡下皮肤却十分白皙,在乡下女人中显得很特别,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触,她也从不喜欢往女人堆里扎,常常一个人静静的呆在一边,有些宁静腆浅的小媳妇味道!

  开始我并不是很注意她,觉得她胖,不是我钟意的那种女人,少年的我还处在审美的幼稚时期,觉得她奶子大不说,那个屁股简直就是大得出奇,这种女人常常还会招来如我当时那般大小的小孩们的取笑,加之我一门心思在婶婶那里,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去留意文丽嫂子,后来看过她的裸体并与之发生肉体关系后才发现她的美,其实那不是胖,只是乳房大臀部大使得身体显得丰腴而已,从那以后也改变了我对女人的审美观念并深深的恋上了这种丰满型的女人!

  晚饭时婶婶说我胆小,嫂子床宽又干净,让我跟她睡,嫂子一听脸就红了,毕竞她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嫂子没把我当小孩看待,还是有男女顾忌的,但她不好说什么,只是红着脸点点头,我见嫂子都答应了就不好说什么,心里一点都不情愿,也没说话,心想日婶婶逼的愿望眼看就要落空了,还生出了对文丽嫂子的一丝怨恨,谁叫她要答应我跟她睡呢,但这种怨恨维持到晚上爬上她的床就基本烟消云散了!

  洗完澡进到嫂子闺房,我就被嫂子的清秀艳丽吸引了,脱去白天朴素的衣着,嫂子就显示出了她那多姿身材,我们都很尴尬,我也不好意思死盯着她打量,不知说什么好,乡下晚上没什么娱乐,业余生活十分匮乏,农村连电视都没有,除了偶尔晚饭后到邻家聊聊天外,多数时间都是晚饭后收拾收拾就上床睡觉了,我知道这种情况,所以每次到乡下都会带很多书。

  我对嫂子说不会这么早就睡吧?嫂子就找出两本书来说可以躺在床上看看书。

  我们各自翻着书,我也趁机仔细端详嫂子,其实仔细看嫂子真的很漂亮,大大的眼睛,细细的眉毛还弯得很好看,嘴唇不大但肉肉的很细嫩水滑柔软,含在嘴里肯定很过瘾!

  她穿着一件水绿色的圆领衫,圆领衫领口开得很低,低得使得两坐雪白山峰的边缘都从领口的底端给露了出来,她洗完澡也没戴乳罩,在紧而贴身衣物的束缚下,两座露在了外面的乳房边缘被紧紧的挤在了一起,中间则形成了一条迷人而深邃的深沟,从里面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乳香味,使得我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

  农村女人特别是结了婚的女人,对自己的胸脯从不特别的掩藏,她们并不觉得奶子有什么好神秘,只要你有心随处都能窥见到各式各样的女人奶子,嫂子也不例外。薄薄的圆领衫把丰腴坚挺的奶子撑得紧紧的绷在了她的身体上,显得非常伟岸,透过圆领衫,几乎可以看得到她那成熟坚挺的乳头,那样子,又给全身都散发着万种风情的嫂子增加了几分撩人的风情。

  微微突起的小腹,但不是中年妇女那种松弛的肚腩,是因身材丰满而自然凸显的那种,看起来非常结实浑圆而不失柔软,从中散发出来的那种让人心动的撩人气息,却又是用笔墨无法形容!因为屁股肥硕丰满圆润而形成的葫芦弧线使腰肢显得很细,从腰肢到臀部的曲线非常优美诱人,如同一条柔和的S型曲线,要想具有S型曲线的女人,必须是胸脯、腰肢、屁股完美结合呈现黄金比例才会形成,后天无法获得,是天生的!所谓的天生尤物就是指嫂子这样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又具这样的腰肢,无疑灵活而充满了力量,如果是在床上的话,这样的腰肢,一定可以扭动出许多让男人魂不守舍的花样来,给男人带来一种如同帝王一样的享受。

  嫂子穿了一条浅蓝色的碎花睡裤,是一种休闲而又合体的样式,薄薄的布料细致而有弹性,将美艳熟妇的下半身完美而撩人的尽情展现了出来,玉腿结实而均称,在稍显紧绷的睡裤包裹之下,又是一种充满了力量的感觉。非常贴身的裤子把嫂子丰满臀部优美的弧度勾勒出一条完美的曲线,而真正最勾人心魂的就是嫂子那胯下之物了,乡下人不讲究,图舒适,睡裤里面是不穿内裤的,所以嫂子那饱满的阴户区域,白天在长裤及圆润的小腹掩饰下不显山不露水,但夜晚在床上脱去外面长裤后,因身体平躺小腹下陷,阴阜耻丘部位在薄薄的睡裤下就暴露出了它的真实面目:饱满、鼓凸、肉感,在没穿内裤的睡裤下微显出鼓鼓的包子形状!

  浅蓝色的碎花睡裤,给美艳嫂子的玉腿也增加了几分张力,使得嫂子的玉腿看起来更加的修长,那种圆珠玉润的感觉,相信每一个男人看到以后,都会为之心动的。这样的魔鬼身材,这样的成熟风韵,这样的万种风情,难怪婶婶都说文丽嫂子在她们这里远近闻名呢!

  头一晚大家都显得有点生分,扭扭捏捏的不太好意思,衣服也穿得整整齐齐的,我也不敢放肆的象跟婶婶睡那样赤身露体,只好穿着背心短裤。嫂子的穿着,虽然看着很清凉合体,但全身的琳珑曲线却尽收眼底,硕大的臀部和饱满的裆部,两腿之间大腿根部的地方,特别是贴在薄薄布料下的小腹到阴部的曲线和弧度诱人极了,一条优美流畅的弧线从小腹越过耻丘自然而下直到腿间,是我最喜欢的阴部类型,看不到任何阴户的痕迹却能给人极大的诱惑和遐想!

  我们各自分得开开的躺在床上心不在焉的看着书,肢体没有任何的接触,因为拘谨都没困意,边看边东南西北的说话聊天,谈话中我每次和嫂子眼睛对视她都会脸红,望我一眼就赶紧避开,但我发现当我盯在书上假意专注,余光发现她好几次都悄悄的注视着我,当我转头看她时她又立即回避了我的目光,转向别处!

  我发现嫂子很多我认为她不会知道的事情居然都能知晓一二,原来她读过中学,也喜欢看书,难怪她皮肤白嫩,是因为少与干农活所至。说到书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也有了共同的话题。我知道这些情况后,就故意问一些很幼稚的问题,让她淡化我的成人感,消除对我的性别戒备!在后来的交谈中果然凑效,当发现我问了一个十分天真幼稚的问题后,她就会笑话我,渐渐地身体也没那么戒备了,还将手放在我头上轻轻抚摸我的头发,那晚我一直忍着没对她进行任何骚扰,除了她主动的接触,我没有对她有任何肢体接触。

  嫂子嫁给我表哥纯粹是家长指腹为婚,她家离婶婶家只有几里路程,其实就在水库对岸,天晴天都能隐隐望得见,婶婶和她妈年轻时就相当于结拜姊妹,并且是世交,嫂子以前也经常到婶婶家玩,难怪我面熟似曾相识,只是那时候普通的她并未给我留下什么印象!

  女大十八变,如今才慢慢体会到嫂子其实很性感的,面孔是那种看一眼没印象,接触多了慢慢细看你就发现,五观绝对的端正,整个面容虽然不惊艳但你也找不出任何毛病,是越看越俊俏,越看越觉得她漂亮那种,加上挺翘大奶和浑圆硕大的臀部,特别是滚圆的小腹曲线就显得很是臃容大度、高贵华丽!

  嫂子已开始引起了我的注意,留心观察才发现嫂子原来是一个大美人,她一米六五身高,大大的丹凤眼清澈如水,睫毛修长黑亮,柳眉黝亮细长,鼻梁挺直秀气,朱唇娇艳丰润。那张如鹅蛋般圆润的俏脸几乎没有任何瑕疵,皮肤也细腻白皙,体态丰满而匀称,看似胖却没有丝毫赘肉;特别是她那对高耸的乳房圆硕坚挺,双腿也修长丰盈。

  可惜生在农村,要是在城市里也许就是一个贵夫人、官太太什么的!我表哥人材一般,但很能干,人实诚,家底也不错,嫂子嫁给他也并没有多大委曲,婶婶很满意对她也如已出的亲女儿看待!

  第二晚就随意多了,因为白天一天我都跟她在一起形影不离,做什么嫂子都把我带上,在地里还会帮她打打下手什么的,整天都对着她性感丰腴的身体,我的淫猥念头也渐渐在心头升起,色眼有意无意地就爱扫向她身上的几个凹凸之处!

  现在看嫂子就如同天仙,什么都吸引我,乳房、屁股、特别是两腿交接处的三角洲这三大性感部位,虽然嫂子那女性最诱人的娇润之处在她圆润鼓凸的小腹下并不显山露水,可还是吸引着我的目光总往那里钻,常言都说好东西是要藏起来的!

  到晚饭时我和她己经十分亲昵自然了,这还让婶婶假意的嫉妒了一番,说什么有了漂亮嫂子就忘了婶婶了,以前我都是婶婶的跟屁虫,现在都不理她了,嫂子脸红红的心里面很是惬意,就当是给嫂子在婆婆面前争了脸!

  随后几天下来,我和嫂子就十分热合了,打打闹闹,相互推桑什么的也大大方方的,自然而没什么顾忌了!

  这个时候我确实把要日婶婶的计划丢在了一边,一门心思就想在嫂子身上揩油,在我眼里现在的嫂子不知比婶婶更吸引我多少倍,想日婶婶逼的欲望也渐渐冷却下来,而对嫂子却渐渐地充满了无限的欲望和幻想!

  一天晚上天气非常闷热,天气预报大概是要下暴雨的缘故,我上床脱得只剩内裤光着上身躺在那里,嘴里直喊热,嫂子赶紧拿着扇子帮我摇起扇来,嫂子边摇边挨着我躺下来,手臂和大腿都时不时的碰着我,这样才会两个人都能得到风,她自己也热得不行,因为要摇扇,脸上都冒出了细汗,我侧身用手在她额头上抹了抹汗,关切地问她:「嫂子,这么热你还穿这么多?你平时都穿这么多睡吗?」「这么热,我一个人睡才不会穿这么多!」「你一个人睡是不是也光溜溜的睡,我都是脱光了睡的,我现在就想脱了!」边说边伸手装着要脱的样子!

  嫂子脸一下子红了,急忙拉住我:「光溜溜象什么话,不准脱,要脱只准脱背心!」我只得保留着内裤!

  嫂子见我光着的瘦弱身子就笑了起来:「瞧你这瘦骨嶙峋的样子!」还抬手轻轻在我胸前推了一把,从她抬起的胳膊下面,我看见了她腋窝下的一束黑色的腋毛,不是很茂盛但很长,性感极了!

  「我跟婶婶睡的时候,热得很的时候就是脱光了睡的,婶婶也只穿内裤的,奶子都露起在外面!」嫂子脸一红,温柔地在我胸前敲了敲:「我是大姑娘怎么好意思象你婶婶那样呀?」「你已经嫁给我哥了,结了婚就不是大姑娘了!」「为什么结了婚就不是大姑娘了,我本来就是女的啊!」嫂子有意逗我!

  「你被男人日了就不是大姑娘了,是妇人了!」我仗着年少,童言无忌,看似童真无知,实则用心开始了我的语言挑逗!

  嫂子一听脸更红了,顺手就揍了我一拳:「小坏蛋,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那些大人都这么说!」「你咋知道我被日过了?」嫂子羞答答的!

  「你和我哥结婚,就要被他日,你都结过了,就是被我哥日过了,是不是妇人了嘛!」「什么妇人妇人的难听!」「那你被我哥日过没有?」

  真是童言无忌,这个都敢问,不过我虽然语言粗鲁直接,表情却装得十分纯真,嫂子根本就看不出也听不出我的一腹坏水,所以嫂子不但不恼,反而当作风趣与我瞎掰,乡下单调的生活让年轻的嫂子很孤闷,有人和她说说笑笑的也很解闷,所以我和她一旦搭上了话,她显得很有兴致,而这样的话题,对于象她这种结过婚的女人也算不了什么,我抓住她的这一心理,慢慢开始实施我的猎艳攻势了,我相信,如果嫂子进到我的圈套之中,日上她的逼就指日可待了!

  「没有日过!」嫂子不会装,一听就知道她是故意说谎!

  「你骗我,你肯定被我哥日过!」

  「你那么肯定,你看出来没有嘛?」

  「我看不出来,不知道看哪里才看得出来!」

  「看不出来就别问!」

  「是不是你那里?」

  「哪里?」

  「你尿尿那个地方!」我边说边指了指她胯下,嫂子盘腿坐在床上,被睡裤裤裆紧紧绷着的饱满阴部正对着我,见我指着她那里,急忙收腿并拢还侧过身去:「小流氓,不准乱说!」「我不知道怎么看,那些大人有时候会说哪个哪个被日了,走路都不一样了,可我怎么都看不出有啥不一样!」「呵呵,你不学好,我不告诉你,我也不会脱衣服了,你是个小流氓,连嫂子的豆腐都要吃!」「什么是吃豆腐啊!」「不给你说了,越说越流了!」

  「我才不是小流氓,我又没要你脱光啊,我怕你热才叫你脱的,你穿条内裤就没有这么热了嘛!这里又没有人?」「你不是人呀?呵呵,还是个坏男人!」「我不是男人!」

  「你不是男人难道是个太监呀!」

  「那些大人说没日过女人就不算男人,我还没日过!」「谁知道你日过没有?」「我才没日过哩,其实我还不知道如何怎样日女人呢!」嫂子脸又红了,还抓住我的手臂掐了几下:「小坏蛋,跟倒坏人学坏人,要学坏的!」嫂子经过这两天的相处,也活跃起来,经常会说笑打闹一下!必竟我还是一个少年,她也新婚不久还童心未泯!

  「怎么还不脱呀,你汗都出来了!」

  「不脱,我不好意思嘛!」

  「你怕我吃了你呀?看见了有什么关系嘛?我又不是外人!」我趁机也伸手摸了摸她白皙的手臂!

  「那好嘛,便宜你,你把眼睛闭上,不准看我!」实在太热了,她也没了矜持。我转身而卧,她在背后一阵倒腾,半晌才安静下来,原来她长裤里面没有穿内裤,脱下来后又赶紧在床头拿了条内裤穿上,所以要我闭上眼睛!

  换上背心内裤的嫂子性感大增,背心紧紧包裹着一对丰腴挺翘的豪乳,随着她身体的转动颤颤巍巍的,因背心下面没有胸罩的束缚,背心上面被奶头顶出了两个尖尖的激凸,一双键壮的大腿白得有些耀眼,这在农村里还真是少见,内裤还是那种自制的四角内裤,只是比婶婶的更亮色一点,布料也更薄更软一些,也更合体贴身,裤裆处包着女人神秘部位的地方显得紧绷绷的很饱满,不象婶婶穿的内裤,裤裆部位总是空荡荡的不说,布料也总是绉巴巴的,虽然同样都是包裹女人逼的地方,可婶婶那里却一点不神秘也一点不性感!

  我痴迷地上下打量着嫂子,没注意到嫂子娇羞的目光正娇嗔的瞪着我,直到嫂子在我手臂上掐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哇!嫂子你太漂亮了,你脱了衣服真好看!」我故作惊喜的样子其实是掩饰刚才的痴迷丑态!

  嫂子果然被我巧妙的转移了尴尬,喜悦的说道:「嫂子哪有你说的那么好看!

  你们城里漂亮女孩多的是了!」

  「真的!你比那些城里女人都好看!」

  「你胡说!我哪里好看?」

  我拉着嫂子的手:「我说了你不准骂我?」

  「我不骂你,你说嘛!」嫂子任我拉着手,这次眼睛也大胆的直视着我!

  「嫂子的大奶子和圆溜溜的屁股都好看!」

  嫂子一听就红了脸,扬手欲打,被我一手抓托住:「说好不打不骂的!」「谁让你说这个?」「本来你那里就好看嘛,我说的是实话!」「那除了这两样那里好看,不准乱说!」

  「脸蛋漂亮,特别是你的眼睛和嘴唇,眉毛弯弯的象画报上的明星!」「呵呵,你是讨好我的?我哪里比得上那些!」嫂子嘴上虽然这样说其实她心里不知有多高兴,表情上就己经一目了然了,女人爱听别人夸奖是她们的天性,嫂子也没有脱俗!而甜言蜜语又正是我的强项!

  「我也说不好,反正就知道嫂子漂亮好看!」

  「哪里好看啊!」扭扭捏捏的娇羞模样更是增添了几分艳丽!

  「你还问,说了你又要打我,你的身材好,奶子大、屁股又圆又翘,腰也细,象现在这样只穿着内衣真的好好看!」「哪有你这样夸人的?」嫂子又娇嗔的掐我一下:「也是在你嫂子面前,要是在外面你这样满嘴的奶子屁股的说人家,你会遭骂的!」看得出她是由衷的喜欢我的夸赞!

  「说好不准打的!你本来就是这样漂亮的嘛?我又没乱说!」我故作躲避似的转过身去!

  嫂子立即又伸手将我扳过去对着她,又在我脸蛋上捏了一把:「不准你这样看人家,看得人羞死了,不然我就穿衣服了!」嫂子温怒的表情已经有点打情骂俏的味道了!

  「嫂子你到底被我哥日过没有嘛?」我诞着脸穷追不舍!

  「就是不告诉你!快睡觉,小孩子问这些干什么!」「你说没日,那你们结婚做啥,婚都结了你为啥不让我哥日你?」「你小小的一个人,脑袋里装些什么东西,管起这些事来了!」「我就是担心嘛,你都不让我哥日你,我哥哪点不好嘛?」嫂子被缠得没办法了,刚转过去的身体又转回来,佯装生气的捏着我的脸:

  「日过了,你满意了吧,你真是个傻子,你哥要是不好我会跟他结婚么?既然结婚了我会不给他日么?」「这下我就放心了!」「呵呵,你小子还管起大人的事了,你哥日我,你放个什么心!」「我喜欢你嘛,怕以后没有你这个嫂子了嘛!」「农村才不象你们城里人那样动不动就离婚,你喜欢嫂子,我一辈子都会是你嫂子的,你以后都要对嫂子好哈?」「嗯!」「在外面你要敢问我这些,看我不揍你!」

  我笑了笑道:「你自己要骗我!」我甩开她仍然捏着我脸的手!

  「瓜娃子,嫂子逗你玩,不是要骗你,睡了,嫂子明天还要起早!」说完摸了摸我的脸又转过了身!

  嫂子依然保持着背对我睡,面对面还是有点羞涩,但隔得没那么远了,肢体上的接触也自然得多了,早上醒来有时会发现,不是我的手塔在她身上就是她的脚压在我腿上,但都不会惊慌了!

  【完】